1. 当前位置 :
  2. 首页
  3. 本站头条

白求恩,全名诺尔曼·白求恩(Norman Bethune,1890年3月3日—1939年11月12日),享年49岁,加拿大共产党员,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,著名胸外科医师。

1890年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格雷文赫斯特镇,1916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,1935年被选为美国胸外科学会会员、理事。他的胸外科医术在加拿大、英国和美国医学界享有盛名。1935年加入加拿大共产党,1936年冬,志愿去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斗争。西班牙战败后很沮丧,回到了加拿大。

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,为了援助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,1938年3月不远万里,率领一个医疗队来到中国参与抗日革命,组织战地流动医疗队出入火线,积极投入到救死扶伤的工作中,最终把宝贵的生命献给了中国人民反法西斯斗争事业,1939年因病逝世。

他在中国工作的一年半时间里为中国抗日革命呕心沥血,“白求恩大夫”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,在群众心中有着崇高的威望。

记得小时候也没有多少书,那时候能够看到的书就是连环画,我们那时候叫小花书,启蒙阶段,图片很多,字少,看看图片,就知道了故事的梗概。

白求恩去世后毛泽东为了悼念他,专门写了一篇文章《学习白求恩》(该文在编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时改名为《纪念白求恩》),在1939年12月21日发表。《纪念白求恩》、《为人民服务》和《愚公移山》一起在文革期间成了所有中国大陆人都要背诵的“老三篇”。

这篇文章也出现在了中学的课本上,白求恩的名字也因此而家喻户晓,白求恩的形象也深深铭刻在了我们的心上。

毛泽东在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二卷中写道:一个外国人,毫不 利己的动机,把中国人的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,这是国际主义精神,这是共产主义精神。白求恩同志毫无利已专门利人的精神,表现出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,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。白求恩同志是一个医生,他以医疗为职业,对技术精益求精;在整个八路军医务系统中,他的医术是很高明的。毛泽东称其为是 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有道德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。

1938年1月8日,白求恩带了价值5000美圆的医疗器具,最后一次离开了加拿大,展转香港、汉口,到达延安,受到毛泽东接见。白求恩急切要求上前线,就在5月1日离开延安前往晋察冀边区,到达后拒不休息,马上开始工作。

他看到1300万人口的地区,没有几个合格的医生,就开始集中训练医护人员,并执意建立了一所“模范医院”,三周后被日军摧毁。

白求恩恍然大悟,在中国游击战区,所有医疗设备必须是流动式的,他就地取材,设计了一个可由两头骡子负驮的便携式手术室。

跋山涉水三千公里为伤员做手术,一次曾连续69个小时一共做了115次手术,炮火轰击中也不曾中断。

白求恩注重消毒

白求恩大夫十分敬业,当时八路军生活条件极差,医药更是十分稀缺,不少伤员都因感染去世。在这种情况下,白求恩制定了“消毒三步法”。

由于手术器械基本都是土制的:手术刀是铁匠铺子打造的,或是将从杂货铺买来的裁缝刀打磨锋利;止血钳则是用小竹片或者铁匠铺子中制造的土止血钳;镊子是将竹片放入火中烤弯制成的;手术锯则是用更不讲究的木工锯代替。

这些粗制滥造的手术工具让国外的专家很不习惯,消毒更是十分必要的,白求恩要求将每一件器具都严格消毒,用乡村的大柴锅烧开水将手术器具煮沸,纱布、棉花等则放入蒸笼中蒸制消毒。

最后一战

1939年本来准备回国为中国抗日筹款,但日本人突然向晋察冀边区发动了冬季大扫荡。对于战地医疗队来说,战斗就是命令,战斗就是对医护人员的召唤,边区卫生部立即组织医疗队,开赴前线,白求恩闻讯,立即取消回国计划,参加医疗队。河北涞源县摩天岭战斗中抢救伤员,医疗队就在距离前沿阵地不远的孙家庄,手术台就在一个小戏台上(也有说是小庙的)。

战斗激烈,手术一台接一台。第二天,医疗队接到命令要求立即撤离孙家庄,战场形势发生急剧变化,不撤离,可能发生危险。敌人正向孙家庄一带集结。但手术室外还有几十名伤员等待手术。经研究,轻伤尽快转移,重伤先手术再转移。手术在紧张有序的进行,时间流逝,敌人已经朝这边集结了,已经可以看到山坳里的鬼子了。叶青山部长命令哨兵,密切注意敌人动向,并把敌情告知白求恩。为了加快速度,把手术都做完,他建议把已经做过手术的伤员立即抬走,再添两个手术台,同时开三台手术,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。

三台手术同时开,三名伤员同时手术,哨兵第三次掀开白布幔,通报敌情,已经清楚的看到至少700个鬼子朝孙家庄集结了。手术室里一片寂静,令人难于忍受的寂静,危险,正在逼近。突然村北想起了枪声,鬼子已经和警卫连交火了,子弹也在小戏台上空嗖嗖的飞,这时最后一个伤员抬上来了。哨兵第四次报告敌情,要求快转移,鬼子马上就进村了。

意外受伤

大家一起劝也没有用。白求恩坚持要做完手术,猛然,白求恩的左臂震动了一下,他迅速将左手从手术部位抽出。糟糕!白求恩咕哝了一句,大家飞快地把目光集中在他的手上。一股殷红的鲜血从白求恩的左手中指流了下来。大家正要上前说什么,只见白求恩举起右手示意大家继续工作。毫不在意地说:“没有什么,我把手指切破了。”说完,把左手中指浸进手术台旁边的碘酒溶液里,然后继续埋头手术。

一分钟,两分钟……当白求恩在那位战士的手术部位缝上最后一针时,大家深深地吐了一口气。手术做完了。伤员被抬走了。这时枪声大作,敌人进村了。“快上马!”叶青山扶着踉跄的白求恩奔下小戏台。骑马刚走,鬼子就摸进来了。

伤口发炎,再受二次感染

白求恩的手指不但发炎,而且肿胀和剧痛都一起向他袭来,他默默的忍着,又做了几十台手术。白求恩一次查房发现一个伤员不见了,原来是感染了丹毒,被隔离了,白求恩要求立即给他做手术,手术器械已经驼走,伤员所也没有橡胶手套。伤员所的人不知道白求恩手上有伤,本来也根本不同意白求恩亲自做这个烈性传染病的手术,白求恩说:“这不行,同志,不能把危险留给你们,留给伤员,这个手术还是让我来吧。谁也不要争来。”就在白求恩给伤员放脓的时候,细侵袭了白求恩的手指,本来剧痛的手指,遭受了致命的感染,仅两天时间,白求恩的病情就恶化了,整个手臂都疼痛难忍了。

他用手套封住受伤的手,又忍痛为十多个病人做了手术,做完手术躺在床上,一位医生发现其表情异样,才知道正在发高烧。在那样的环境中受伤感染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,其他人劝白求恩停止手术,先将伤口养好。白求恩作为一名医生,很清楚,自己在给丹毒患者手术的时候,已经感染了,但一直隐瞒,军区首长知道后,要求就地休息,想了很多办法,不让他参加手术。所有人都拦不住他,顶着漫天大雪,朝着隆隆炮声,艰难的向前线走去,看到伤员下来了,难过的责备自己来迟了。

不愿离开

白求恩来到十里路王家庄某卫生队的时候,手指肿的更厉害了,体温40度,白求恩服下些药,强撑着要求把伤员送来给他看。大家都很照顾他,但是他坚决要求要多看伤员。白求恩的伤势在进一步恶化,医疗队想尽办法救治,还是无法控制病情。病情恶化的白求恩在敌人再次向王家庄袭来的时候,才恋恋不舍的坐着担架离开。

白求恩一病不起,只好按照军区领导要求,退回后方医院,在回来的路上,白求恩一直高烧不退,浑身颤抖,抽搐,呕吐几次,一直处于昏迷状态。转移到河北唐县黄石口村的时候,快到后方医院了,白求恩突然醒来,说自己感觉不好,要求先住下。

弥留之际

大家在村口姓于的老乡家,把白求恩安顿下来。军区卫生部派出的抢救白求恩医疗小组飞马赶到了黄石口村。白求恩面色苍白,浑身发抖,四肢冰冷,病情已经十分严重。尽管采取了一切紧急措施和外科处理,而病情却不见有丝毫好转,人们心急如焚。一位医生劝白求恩:“白大夫,把左臂截去吧,这样,也许能转好一些。”白求恩苦笑着摇摇头:“不要治了,我是信任你们的,只要能活得下去,只要能和你们一起战斗,我牺牲一条胳膊我愿意,可是,同志们,我的病已经不单是胳臂的问题了,我的血液有毒,是败血症,没有办法了。”

白求恩说到这儿,痛苦地从嘴角露出一丝遗憾的笑意。他看了看那位医生,又望了望大家,抱歉地说:“同志们,不要再守着我了,请你们出去一下,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,让我好好想一想……”大家恋恋不舍地走出了屋子。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。白求恩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艰难地支撑起身子,拿出几页纸,吃力的从胸前拿出笔,颤抖的写起来。百姓闻讯纷纷来看望。路过的部队也专程来探望。

昏迷的白求恩,再次被抢救过来,他的意识清醒,呼吸沉重,吃力的做起来,想打字,但已经没有力气,只有用笔写下最后的话语,给聂荣臻司令的建议,他请求聂司令:请转告加拿大和美国共产党,我在这里十分愉快,我唯一的希望是能够多有贡献……请转告加拿大人民和美国人民,最近两年是我平生中最愉快最有意义的时日。

此时此刻,白求恩有许多话要说,但是不行了,他已无力支撑,一阵晕眩后,手中的笔滑到了地上……白求恩挣扎着,被同志们扶起,写下了最后几句话:我不能再写下去了。让我把千百倍的谢忱送给你和其余千百万亲爱的同志!白求恩把遗嘱交给翻译,把自己的夜光表送给翻译作为纪念。他又把自己的手术器械和其他珍爱的物品,分送给医生和护士,叮嘱大家:“这是武器,拿上它去战斗吧!”

白求恩的脸上浮现出笑容。他语不成声,断断续续地对大家说:“非常感谢同志们……给我的……帮助,多么想继续……和同志们……一起……工作啊!……遗憾的是我不能亲眼看到新中国的诞生了……”白求恩一边挣扎着同大家一一握手,一边用虚弱但坚定的语气对同志们说:“努力吧!向着伟大的道路,开辟前面的事业!”

1939年11月12日凌晨,因手术中被细菌感染转为败血症,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,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,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医治无效在河北省唐县黄石口村逝世。消息传到前线,战士高喊“为白求恩大夫报仇”冲向敌人阵地。

一次意外受伤,带走一位伟大的战士

1939年11月12日,白求恩因左手中指不幸受伤感染,心脏停止了跳动,年仅49岁。以上是白求恩牺牲的一些细节,这是一次不应发生的小小失误,因为没有戴橡胶手套而被刀片割破了手指,即使白求恩如此粗心大意,如此忽略自身保护,今天的我们仍然不忍心责备他。那是一种什么样艰苦的战争环境和工作条件啊,和平年代的我没是无法体会的!在白求恩的心目中,摘一下手套,戴一下手套的功夫,也许就能贻误了一个战士的生命。在明知患者有严重感染,没有手套的情况下,依然不顾自我安危,用受伤发炎的手,冒着感染的危险给伤员做手术。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伤员活下来了,他却没有最终挺过去。一位顶级胸外专家,因为一次极小的意外,牺牲在中国抗日战争的战场上。

从现在的角度来看,这算是一起典型的职业暴露啊,术中先受伤,受伤后又有能够随时保护好创面,有炎症之后依然不顾安危,在有保护的情况下,直接解除传染病病人,最终致使败血症。

回想每个在医院上班的医务人员,是否也都曾经或多或少有过职业暴露的经验呢?发生职业暴露之后的处置是否正确呢?发生职业暴露之后再做临床工作的时候有那些注意事项呢?在缅怀伟大战士白求恩的时候,每个医务人员也需要思考自身的职业安全问题。


11.12缅怀英雄白求恩 他去世的细节更值得医者关注

发布者:健康界
分享至 微博
点赞0评论0收藏0
评价

评论(0